首頁>檢索頁>當前

我想成為阿根廷的徐志摩

發布時間:2019-08-15 作者:趙丁慧 來源:中國教育新聞網-《神州學人》雜志

潘天樂(站立者)作為志愿者參加支教.jpg

夢似的朦朧,百奇兀峰。

在灰塵與煙霧間,

只有黑與白、分不出的形與影聳立在我左右。

在棲息的時間,與沉默的無聲。

我悄悄地走著,北京,冬至,清晨六點。

這首頗有韻味的小詩作者是一位來自阿根廷的留學生,他的中文名字叫潘天樂(PEDRO GREGORIO PASQUET),是上海交通大學人文學院2017級漢語言文學專業本科生、中國政府獎學金生。

這個專業能在中國學到極致

潘天樂在家中排行老二,來中國求學前,潘天樂沒有出過遠門。但是,潘天樂的媽媽非常支持孩子們能出去看看,學一些外語,了解一些不一樣的文化。在媽媽的鼓勵下,哥哥首先來到了中國,就讀于上海政法學院。一年后,潘天樂也來到了中國。在阿根廷的時候潘天樂學過一些中文,有一位中國老師為他們講授漢語,還為他們來華留學申請學校和獎學金等提供了諸多幫助,在他們身上投入了很多心血。潘天樂說,如果沒有這位中國老師和哥哥,他不可能來到中國。

2017年9月,潘天樂在南京師范大學完成了一年的預科學習,進入上海交通大學開始專業學習。選擇專業時,潘天樂有自己獨到的見解:相比理工科等專業,文學是最具中國特色的專業,這個專業能在中國學到極致。

讀萬卷書,行萬里路

2017年,初來乍到的潘天樂利用一個月的假期,從北京出發一路向南,探訪了南京、杭州、上海、廣州、海南、云南等地。由于剛來中國還沒有完全適應中國飲食,一路走下來他瘦了至少20斤。這是一次非常接地氣的旅行,潘天樂跋山涉水,與當地居民同吃同住,品味當地民俗。那時正值中國農歷新年,在經過麗江附近的一個村莊時,當地的一位旅店老板主動邀請他去家里和家人一起歡度春節。“那天的年夜飯實在太殷實,可能是我吃過的最豐盛的一頓飯了。在古色古香的宅子里,大家一起品嘗自己釣的魚、養的豬、種的菜,如同一場盛宴,現在回想起來還是那么美好!”

回到學校后潘天樂對于中國的大好河山意猶未盡,于是在學校里發起建立了“背包客”社團——“Tric”(Trip China)。社團匯集了中國和國際學生,大家相約一起旅行、徒步,探索中國人文地理。此外,潘天樂對于中國的漢服文化也情有獨鐘,來到上海交大后多次參加了在福建、西安等地舉辦的漢服文化活動。 

潘天樂積極參加了上海交大青年志愿者服務總隊組織的星冉學堂長期輔導志愿者活動,在位于奉賢區浦江鎮永豐村的興家殘疾人子女義務輔導學校,為來自殘疾人或困難家庭的中小學生提供一對一答疑解惑愛心輔導。去之前,他心里還有些忐忑,擔心自己學識有限,但真正開始輔導時,很快就進入了角色。潘天樂說:“我們一起溫習了朱自清的《背影》,復習了英語。這次經歷讓我回憶起當年在阿根廷學習中文時的情景,我的中文老師也是這樣手把手、不厭其煩地教我。對于我來說,這次支教活動是對她‘支教’的反哺吧,我為此感到驕傲!” 

除了行萬里路,潘天樂對自己的本職“讀萬卷書”也毫不懈怠。雖說進入交大時他的漢語水平已經比較扎實,但是漢語言文學專業是要同中國同學一樣研究中國語言文學、古詩詞、文言文等,充滿了挑戰。大學一年級時,由于知識儲備不夠,像《詩經》這樣的著作理解起來比較晦澀;中國的四大名著,一般中國同學都看過,但是他得從頭開始一點點啃下來。“我知道很難超越他們,但我一定會盡全力。”

歷史老師姚大勇是這樣評價潘天樂的:潘天樂同學來自南美的潘帕斯草原,天生樂觀,熱情豪爽。因喜愛中國文化,故遠渡重洋來中國留學。他具有學習語言的天賦,自從在上海交通大學人文學院就讀以來,學習勤奮刻苦,成績進步神速,現已可熟練閱讀文言文,并用漢語思考問題。他不僅擅長在綠菌場上奔跑,也具有文藝表演才能,生性開朗幽默,與老師和同學們打成一片,深受大家的喜愛。既立志“讀萬卷書”,還踐行“行萬里路”,迄今在中國的足跡已遠至內蒙、新疆,并參加多項公益活動,為中國和阿根廷的經濟文化交流作出貢獻。在中國朋友的眼里,潘天樂是一個很樂觀開朗的男生,為人友善,總能給身邊的朋友們帶來快樂。他有一顆很勇敢的心,總是想嘗試新鮮事物,探索未知的領域,他不會畏懼通往夢想路上的各種艱難險阻。

做阿根廷的徐志摩

潘天樂的外公和父親都是詩歌愛好者,且在當地都出版過自己的詩集,外公的詩歌風格嚴肅、冷峻,父親的風格則詼諧、幽默,潘天樂說他更喜父親的詩歌風格。“我爸爸對中國文化也非常感興趣,我們課程中學習中國電影賞析,講到一部老電影《智取威虎山》,和爸爸聊天時聊到此事,令我驚訝的是他不僅看過這部電影,而且還對故事情節記憶猶新,我想這也是為什么一直以來我對中國文化有著天然親切感的原因之一吧!”

潘天樂經常訪問歷史名人故居,以加深自己對中國文化的理解和認同。他參觀過張愛玲、郭沫若、老舍、魯迅等作家的故居。徜徉在濃縮了上海近代百年歷史的“名人路”——武康路(宋慶齡、巴金、黃興、周作民和趙丹等諸多名人都曾在此居住),他覺得自己身上也沾染了這些中國名人的氣息。

潘天樂說自己在體驗、理解中國戲曲藝術方面的嘗試也很成功。他有幸觀看了昆曲《牡丹亭》的現場表演,“演員們的肢體動作、音樂、故事情節渾然一體,是一種非常高級的藝術表達形式。”觀看了電影《霸王別姬》后,他感到自己仿佛置身于電影中,目睹了兩位京劇伶人半個世紀的悲歡離合,同時也展開了對人性和生存意義的許多思考。

“一直以來我都以能來到中國學習中國語言文化而感到榮幸,有朝一日我想成為阿根廷的徐志摩,用中文、用詩歌記錄在中國學習、生活的經歷,我還想寫寫中國的絲綢之路,讓更多阿根廷人能了解、感知中國。”(作者系上海交通大學國際合作與交流處留學生發展中心教師)

0 0 0 0
分享到:0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email protected]2019 www.kwwjkx.icu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5840號

手机查看历史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