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檢索頁>當前

我愛你昂首闊步行走時代前列 我愛你發憤圖強書寫偉大傳奇

發布時間:2019-10-01 作者:本報記者 高毅哲 黃鵬舉 綜合整理 來源:中國教育報

中華民族素來有著尊師重教的優良傳統,千百年來憧憬著“學有所教”“有教無類”“因材施教”等教育夢想,無數先賢為延續中華文脈、培養治世良才不懈求索。新中國成立70年來,中國共產黨繼承和發揚這些優良傳統,把教育事業放在優先位置,推動教育事業實現跨越式發展,逐步將這些夢想變為現實。

1、總體發展水平躍居世界中上行列

新中國成立初期,4.5億人口,80%以上是文盲,學齡兒童入學率只有20%,1949年全國接受高等教育的在校生只有11.7萬人。如今,各級教育普及程度均達到或超過中高收入國家平均水平,在人類教育史上留下了濃墨重彩的一筆。

學前教育“從無到有、從有到優”。2018年,我國幼兒園數從1950年的1799所增加到26.67萬所,在園幼兒從14萬人增加到4656萬人;學前教育毛入園率從0.4%提高到81.7%,已經超過世界中高收入國家平均水平。

全面完成普及九年義務教育的戰略任務,我國加速走過了西方國家近百年的義務教育普及之路,實現了對世界的莊嚴承諾。2018年,全國共有義務教育學校21.4萬所,在校生1.5億人,義務教育普及程度已達到世界高收入國家的平均水平。

高中階段教育不斷發展,體系結構趨于合理,普及水平不斷提高。2018年,高中階段毛入學率從1949年的1.1%提高到88.8%,已超過世界中上收入國家平均水平。

1977年正式恢復高等教育招生考試,高等教育走上健康發展道路;1999年開始實施高等教育擴招政策,高等教育規模快速發展,入學機會大幅提升。2018年,我國普通本專科招生791萬人,毛入學率已達48.1%。

中等職業教育迅速發展,高等職業教育快速崛起,職業教育已成為我國高中階段教育和高等教育的“半壁江山”。在服務產業、現代制造業、新興產業中,新增從業人員70%以上來自職業院校。

……

國家教育投入力度越來越大,從2012年起實現了國家財政性教育經費占GDP(國內生產總值)4%的目標并保持連續增長。

2018年,全國共有各級各類學校51.88萬所,各級各類教育在校生2.76億人,我國教育總體水平躍居世界中上行列。

2、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提供有力人才和智力支撐

新中國成立之初,人才匱乏。“一五計劃”實施期間,僅工業、運輸業和地質勘探等方面就需要技術人員30萬,而已有技術人員包括見習技術員僅14.8萬,缺口達15萬;整個“一五計劃”期間,高等教育只能向國家輸送不到5萬名畢業生。

在中國共產黨的堅強領導下,經過幾代教育工作者的不懈奮斗,全體人民的思想道德素質和科學文化素質全面提升。我國用20多年時間走完了發達國家上百年的義務教育普及之路,用十幾年時間實現了高等教育從大眾化向普及化的快速發展。2018年,我國勞動年齡人口平均受教育年限達到10.6年,新增勞動力中受過高等教育的比例超過48.2%,平均受教育年限達到13.6年以上,高于世界平均水平。

2018年,普通本專科在校學生2831萬人。70年來,高等教育累計為國家培養和輸送了億萬名高素質專門人才,職業學校累計培養和輸送了數以億計的技術技能人才。我國高校在全球的排名位次整體大幅前移,高校產出了一批具有國際影響力的標志性成果。教育大發展有力推動了創新型國家建設,推動了國家戰略有效實施,促進了區域經濟社會快速發展。

億萬人民通過受教育實現了完善自身、改變命運、創造美好生活的愿望,人民群眾的獲得感、幸福感、安全感不斷增強。

3、教育對外交流規模迅速擴大

1950年,中國恢復招收來華留學生和派出留學生,當年共招收了33名來華留學生,派出了35人出國留學。以1978年12月派出第一批52名公派赴美留學生為標志,中國開始大規模向歐美等發達國家派遣留學生,揭開了新時期教育對外開放的序幕。1984年國家頒布自費留學政策,次年留學人數增幅超過50%,總人數近5000。1992年國家出臺“支持留學,鼓勵回國,來去自由”的留學工作方針,2001年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次年自費留學人數突破10萬。2016年出國留學人數達54.45萬,歸國留學生總數在2016年達到43.25萬人,占比達當年出國人數的80%,歸國人數增速首次超過出國人數增速。

2018年,來華留學人數達49.2萬,來自196個國家和地區,我國成為世界第二、亞洲最大的留學目的國;從中國學生在國際學生能力測試(PISA)中的表現優異,到正式成為本科工程教育國際互認協議《華盛頓協議》成員,再到發達國家開始引入中國的教材、學習中國的經驗,國際社會對中國教育的關注度越來越高。

中外合作辦學從無到有,截至2018年,合作辦學機構、項目超2000個,一批高水平中外合作大學相繼成立,與180多個國家和地區建立政府間教育合作與交流關系,與46個重要國際組織經常性開展教育合作與交流;海外學習使用漢語人數達1億,中國語言、中華文化影響力不斷擴大。教育成為世界了解中國、中國走向世界的重要窗口、重要橋梁、重要紐帶。

4、國家資助 成就夢想

新中國成立初期(1949—1965年):實行學生供給制、人民助學金、學雜費減免等。

“文革”前后(1966—1977年):整體延續之前17年逐步改革發展起來的學生資助政策,人民助學金制度仍然是學生資助的主要形式。

改革開放初期(1978—1992年):逐步形成以政府資助為主體、社會資助為補充的政策格局。

經濟轉型時期(1993—2006年):資助主體逐步多元,資助規模進一步擴大,混合資助成為這一階段的主要特征。

新資助政策體系(2007年至今):實現“三個全覆蓋”——所有學段全覆蓋、所有學校全覆蓋、所有家庭經濟困難學生全覆蓋,從制度上基本保障了“不讓一個學生因家庭經濟困難而失學”。

2018年,全國累計資助學前教育、義務教育、中職學校、普通高中和普通高校學生(幼兒)9801.48萬人次(不包括義務教育免費教科書和營養膳食補助);增加營養膳食補助受助學生3700萬人。

2018年,全國累計資助金額達2042.95億元(不包括義務教育免費教科書和營養膳食補助),比上年增加160.81億元,增幅8.54%。

5、教師隊伍建設成效顯著

新中國教師培養經歷了獨立封閉師范教育的體系化建設、師范教育體系的系統性重構、開放性教師教育體系的實踐探索等發展歷程。教師培訓實現了從無到有、恢復重建、改革擴展、全面轉型和協同發展,建立了國家、省、市、縣(區)、學校五級培訓管理體系。

目前,我國已基本建立“以師范院校為主、綜合大學參與,多元開放的教師教育體系”。截至2018年,我國舉辦教育碩士專業的院校有144所,在校生人數達6.94萬;舉辦師范類本科專業的院校有395所,在校生人數達158.58萬;舉辦師范類專科專業的院校有420所,在校生人數達77.88萬。

70年來,我國始終加強教師培養力度和教師供給工作,教師規模取得了跨越提升。截至2018年,我國各級各類教育共有專任教師1672.85萬人,相比1949年的93.43萬人增長了17.9倍。各級各類教師隊伍規模實現了大翻番。

70年來特別是改革開放以來,黨和政府堅持將加強思想政治素質和師德師風建設作為教師隊伍建設的首要任務,教師隊伍整體面貌煥然一新。“全國優秀教師”“全國優秀教育工作者”“全國師德標兵”“全國教書育人楷模”“全國教育系統先進集體”等一大批優秀杰出教師和先進教育組織相繼涌現。各級各類學校教師專業化水平不斷提高,學歷合格率大幅提升,其中普通初中專任教師學歷合格率從1978年的9.8%提升到2018年的99.86%,普通高中專任教師學歷合格率從1978年的45.9%提升到2018年的98.41%。

6、教育法律標準體系逐步建立

教育法律標準體系逐步建立,教育質量提升有法有據。從1980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學位條例》頒布至今,我國已形成以8部教育法律為統領,10多部教育行政法規、50多部教育部門規章和大量地方性教育法規規章相互配合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教育法律體系,從根本上扭轉了教育發展“無法可依”的局面。自1993年《中國教育改革和發展綱要》提出建立各級各類教育的質量標準和評估指標體系以來,我國已初步構建起涵蓋各級各類教育,涉及管理、教學、課程教材、教師、學生發展等多維度的標準體系。《中國教育現代化2035》進一步提出,要完善教育質量標準體系,制定覆蓋全學段、體現世界先進水平、符合不同層次類型教育特點的教育質量標準。一系列標準建設,使教育質量的提升有據可依。教育對外開放不斷拓展,中國教育的國際影響力不斷加強。

7、惠民政策保障教育公平

教育資源向農村傾斜,縮小城鄉教育差距。20世紀80年代,我國就開始重視扶持農村和中西部地區義務教育發展,先后實施“燎原計劃”“國家貧困地區義務教育工程”等多個項目,推進義務教育的區域與城鄉間均衡發展。進入21世紀后,結束了雙軌制政策,推進城鄉一體化。2015年開始實施鄉村教師支持計劃,改善鄉村教育師資狀況。2011年起啟動農村義務教育學生營養改善計劃,2017年底實現國家貧困縣營養改善計劃全覆蓋目標,使3700萬名貧困地區學生受益。

教育資源向中西部傾斜,縮小區域教育差距。2004年,國家正式啟動西部地區“兩基”攻堅計劃,中央安排資金100億元實施西部地區農村寄宿制學校建設工程。黨的十八大以后,黨中央強調,小康是全國人民的小康,進一步加快了推進中西部教育發展的步伐。2016年5月,國務院辦公廳頒布《關于加快中西部教育發展的指導意見》,對中西部教育改革發展進行頂層設計,大力促進中西部地區教育的公平發展。2018年,中央財政轉移支付增加到3067億元,其中80%用于中西部農村和貧困地區。

教育資源向薄弱學校傾斜,縮小校際教育差距。2002年,《教育部關于加強基礎教育辦學管理若干問題的通知》提出“積極推進義務教育階段學校均衡發展”的目標。為了推進學校均衡發展,國家逐步取消了“重點校、重點班”政策,實施義務教育公辦學校標準化建設,加大薄弱學校的改造力度,縮小學校間辦學條件的差距。2013年底,教育部、國家發展改革委、財政部啟動實施全面改善貧困地區義務教育薄弱學校基本辦學條件工作。到2018年底,全國30.96萬所義務教育學校(含教學點)辦學條件達到“20條底線”要求,占義務教育學校總數的99.76%。截至2018年底,全國2717個縣(市、區)已經通過義務教育均衡發展督導評估,占全國總縣數的92.8%,上海、北京、天津、江蘇、浙江等16個省市實現全省(市)縣域義務教育基本均衡。

本報記者 高毅哲 黃鵬舉 綜合整理

《中國教育報》2019年10月01日第8版 

0 0 0 0
分享到:0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email protected]2019 www.kwwjkx.icu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5840號

手机查看历史开奖记录